拳架裡的平衡(我與身體、太極拳的三角關係)有位格友談到打拳時一些身體上的不舒服,昨天在思考這些事時,突然往平衡的方向想了想,突然想到一些曾經遺忘的事。在與「與痛疼說拜拜」(合記出版社)一書中提到「平衡大部分是由單純純的反射所維持」「當頭保持水平,且眼睛與耳朵處於同一水平面時,身體就容易維持平烤肉食材衡。」前面兩句讓我們驗證太極拳十要裡的「虛領頂勁」和「下頷微收」要求的原因,因為「虛領頂勁」「下頷微收」和「虛領頂勁」正可以讓眼睛與身朵處於同一水平面,故身體因而容易維持平衡;但我個人體會到的還有些其他的東西。之前某位老師曾開過夜間太極拳班,上課的地方在某國小的操場,由於燈光照明並不是很烤肉明亮而近於昏暗,這種環境讓我發現夜間打拳與白天練拳有很大的不同感受;前面敘述人體平衡是由耳部與眼睛在同一水平關係,而眼睛透過與外在事物的距離感受去修正確認自己是否平衡直立,所以如果外在環境歪曲,人體因為眼睛不能由外在環境來定位,因而造成身體要像白天打拳一樣四平八穩的平衡是相對困難的。但當居酒屋時我發現其他的人並沒有相同的問題,那麼是我本身獨有的問題嗎?後來我又注意到,其他同學打拳時,虛實並不分清,由於在昏暗的環境中打拳,人體鑑於視力受到限制,平衡感覺較白天差,所以打拳時要求步伐虛實分清反而比較困難,因而退回雙重的情況較白天更為嚴重。曾有位師兄弟參加過由宋老師主持過的拳架集訓班酒肉朋友,在訓練中由於過程冗長,那位師兄因為受不了身體的酸痛,最後乾脆閉上眼睛,結果此舉讓宋老師讚譽有嘉,但是那位師兄告訴我他閉上眼睛時突然覺的身體的感覺竟然更清晰了。那位師兄說的話讓我想起余老師的推手情況,余老師常在與學生推手時,將他的思緒放到旁人的聊天內容裡,常有的狀況便是余老師與人推手但他商務中心的專注力卻在旁人的談天內容,當時我這種情況極為不解,我問余老師為什麼不專心推手,不專心推手不是很容易被對手乘機而入嗎?余老師的問答是對敵時當然要專心,但是在練習走化時要能超脫自己,將自己的思緒抽離那個推手的我,進而站在一個第三者的立場反覘自己,這樣會讓自己感覺更清楚。後來看到拳經裡的「有小型辦公室不得機勢處,身便散亂,其病於腰腿求之。」我突然明白余老師的說法,當你推手不得機勢時、被對手打出、控制時,若站在兩者對立的立場情況時,你只會囿於勝負的角度與眼光,你不會自我要求,只是在那裡與對手爭取勝負的問題,而你的思緒若能站在第三者立場那麼你就能清楚的到自己的走化的死角缺點。而我們一般人辦公室出租是習慣用眼睛來看待外物,我們相信我們的眼睛視力,習慣我們的眼睛視力,身體動作形狀會配合眼睛視力,當你閉上眼睛放掉那個原來慣於用眼睛視力的你時,一個站在黑暗沒有任何外物可依靠來保持平衡的第二個你便出現,而那個第二個你因為沒有眼睛做依恃,你其他的感官的感覺就會更明顯,你更可以發現你的「病」在宜蘭民宿何處?我想起在那國小操場上打拳的拳友,因為燈光昏暗他們打拳只好回復雙重的身形,這是因為眼睛的原故,推手時余老師故意將注意力放在別處,而不用眼睛視力,這是為了怕眼睛視力專注對手,反而限制了聽勁的原故;在平衡的道理裡面,隱藏了許多的道理與功法,我們練拳是身體嗎?還是身體在磨練我的心性?亦或者九份民宿性與命彼此雙修?太極拳!是我與身體對話的橋樑,我是我,身體也是我,太極拳讓我練身體,身體用太極拳來練我,而或者我成了太極拳?還是太極拳變成了我?這是我、身體及太極拳的三角關係。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租辦公室YAHOO!

創作者介紹

潮語

ay09aywua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